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随身带着洞天仙境 > 第501章 微风吹过流年是苦夏

第501章 微风吹过流年是苦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哦,雪落的酒店,在达令港附近,达令港真是个浪人出没圣地,只是雪落没有精力去和搭讪的小伙子聊雪落到底是日本人还是龙国人,或者雪落是否是一个人出门这种无聊的问题。雪落只想赶紧回酒店把自己躺平了!
  
      悉尼到酒店后雪落差不多什么事都没干,把相机充了电早早就睡了,另外约了个妹子明天见。悉尼一觉睡到自然醒,待雪落好好探索悉尼这座城市。这里是悉尼皇家植物园,这角度,叫:麦考利夫人椅子的标准机位。悉尼关于歌剧院的故事。
  
      估摸着可以写个长篇大论文。歌剧院的造型一直被多方猜测,什么贝壳,什么海鸥,什么鱼,而据说实际上是一个剥开的桔子……约恩?乌松大师脑洞太大,反正雪落是想不出来。不过知道真相的雪落也只能仰天长啸别人的才华了。
  
      悉尼在整个悉尼皇家植物园里的大巴停靠站,有一家小小小小的小卖部。小卖部本身并没有什么稀奇,门口摆着三两张桌椅也是供游客休息所用。雪落没有吃早餐,于是买了个热狗配了杯咖啡。澳洲的咖啡,最红不过flatwhite了。
  
      雪落虽然没喝出它和拿铁到底有啥差别,不过口感上确实挺符合大部分群众的口味。不过雪落是更喜欢美式一些。悉尼鸟是这里的常客,在雪落喝咖啡的十几分钟里,来过3波不同品种的鸟类,不怕人,淡定得很,楼上这位一直坐在雪落的桌子上。
  
      盘算着雪落热狗边上的薯条……从体型上来看,雪落觉得它已经肥硕得飞不动了……悉尼皇家植物园有一部分正在搭建,雪落很好奇在搭什么于是走到对岸看了一眼。这只鸟大概跟雪落一样好奇,然后一动不动任雪落摆拍。据说这是悉尼灯光节的一个演出部分。
  
      雪落等不到灯光节,于是只能遗憾收场。悉尼日常有点闲悉尼的第一天,雪落大概都是在市区闲逛的,所谓的闲逛一般都漫无目的。偶尔开一下地图,看看周围有什么公园啊,有什么街道啊,有什么地标建筑啊之类的。而这一天恰巧又是周末。
  
      悉尼是真心比猫本热闹不少的,也热不少,大白天在太阳下实在晒得有些头晕,正想着找个咖啡店坐坐,抬头一看,对面有个颜值看起来很高的教堂。悉尼悉尼这里是大名鼎鼎的圣玛丽大教堂,算是澳大利亚规模最大的宗教建筑了吧。
  
      从外观上看确实比猫本的圣保罗大教堂气派不少。在欧洲看过了大大小小的无数教堂,澳洲的教堂确实没有特别出彩之处,但是,教堂不是因为美才成为景点的,更重要的是所谓的精神家园吧悉尼教堂的故事,往往都是圣经的故事。
  
      老外们的宗教之争从来都是谜一样的存在,精神这个东西沉迷了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化学反应,这种反应,叫做排他。之前听说老外们觉得华人不靠谱是因为雪落很少有宗教信仰。雪落觉得这个不成立啊,靠不靠谱和宗教并没有本质上的关联吧。
  
      你看看那些个犯罪率高的地方,哪些是说自己没信仰的?你看那罗马的小偷,摩洛哥的骗子,巴萨的假警察……哦,不一一举例了……不然又能写个三天三夜。悉尼悉尼这个教堂,唯彩色玻璃让人如梦如幻,彩色玻璃的配色是个很绝的东西。
  
      读书时候参加一个设计类的配色方案,雪落仿了个教堂彩色玻璃的配色,满堂彩……后来被系主任问及灵感,雪落还要堂而皇之地跟导师说:那一次,雪落去了意大利,巴拉巴拉扯了一堆灵感来源,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其实不就是个教堂玻璃色么。悉尼悉尼圣玛利大教堂对面就是海德公园,雪落在教堂坐腻了便出门感受下悉尼的骄阳。周末的海德公园热闹非凡,整个公园充满的当地的人文气息,这种人文感又和那些菜市场的不同……
  
      菜市场的人文还是为了生活在辛劳工作,而这里的人文大多是,闲出来的……悉尼这个大叔一个人耍着泡泡自娱自乐,看起来就是清闲得要命找个事打发时间,后排椅子上坐着的年轻人跟雪落妈的退休生活那般悠然自得。
  
      而雪落。竟然看着大叔耍泡泡入了迷……悉尼在这些孩子的眼里,大叔应该像是个哆来a梦的存在,雪落也乐得和大叔开玩笑。雪落说大叔,再来一个。大叔,再来一个更大的。大叔,再来一个更多的。大叔很起劲哟。
  
      悉尼也就是有了这些清闲的人,悉尼才显得接地气,不然以悉尼高高在上的物价,那可真是仙女待的地方了。悉尼跟大叔和周围的孩子告了别,大叔问雪落去哪,雪落说随便走走,可能去一下悉尼大学,大叔问:“你是学生吗?”
  
      雪落说:“希望是的,再见”然后……雪落真的去了悉尼大学……悉尼雪落非常非常憎恨悉尼的海鸥,理由如下:一般来说,雪落一个人出门,吃饭都是从简,不喜欢把太多时间用来吃所谓的三道式,在悉尼的便利店里找到一盒寿司。
  
      9澳元。虽然有点小贵,但是在悉尼这绝对是业界良心的价格了。雪落小心翼翼地打开那盒寿司,跟当地人一样学着坐在草地上享用雪落丰盛的午餐。突然,一道圣光闪过。伴随着一阵妖风,雪落的寿司,连盒一起被海鸥打翻在地……
  
      寿司四散在草地,海鸟哄而抢之……留下了饥肠辘辘在一边石化的自己……心!好!痛!你们!这些!强盗!雪落愤然离去,连垃圾都没收拾……悉尼再然后,雪落到了悉尼大学,到悉大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小卖部吃一个三明治当午餐。
  
      海鸥抢食的事还在雪落心头隐隐作痛,这下雪落学乖了,不敢在室外吃饭。不过有人跟雪落说:“才一盒寿司而已,雪落当年可是被抢了一整盒三文鱼的!”姑娘你敢在室外吃三文鱼雪落也敬你是条汉子了。这鸟食,实在有些贵。
  
      悉尼到悉大的时候恰巧偶遇毕业生拍毕业照的时间。回想雪落的硕士生涯,最遗憾的就是错过了毕业照吧,那会,也是因为去了澳洲……发短信给雪落悉大的妹子,雪落说雪落在你的学校了你在哪啊,她说啊呀你这么快就到了雪落还在新南威尔士州大学的图书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