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重生福女在农家 > 第63章 刺杀 捉虫

第63章 刺杀 捉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被我们买通的那个赖三不知得罪了什么人,两条胳膊都被人砍了,现在还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一个身影拱手跪在桌案前。
  
      幽暗的烛光看不清房内两个人的长相。
  
      “没用的废物。”坐在案前的身躯略胖,挥手将桌案上的东西全扫到了地下,腾地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案,气喘吁吁。
  
      “宫里传出消息,皇上后日就要提审傅传嗣了,绝对不能让他活过明天。”站着的那人不满地质问道:“难道除了赖三,狱吏里面就没有什么可以收买的人吗?”
  
      “不行,我们能收买赖三是因为他欠了一屁股赌债,走投无路只能和我们合作,而且现在时间紧迫,我们也没办法确认收买的人是不是可靠,赖三出事恐怕已经引起上面的警觉了,此时不宜轻举妄动。”
  
      跪着的男子抬起头,烛光下,清晰的看出他的样貌,凹陷的眼球,高挺的鼻梁,明显异域的长相。
  
      “我们大汗既然和你们主公合作,自然是希望你好我好大家好,既然你的计谋行不通,那就按照我们部落的方式来。”双眼微眯,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你们想做什么?”那人前倾身子,紧张地问道。
  
      “这个就不牢大人费心了,你放心,那群人绝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说完拱拱手,起身飞速消失在屋内。
  
      ******
  
      “吃饭了吃饭了。”狱吏敲了敲栅栏,拿出一叠碗筷:“一个一个来,不要急啊。”
  
      “这位小哥,昨天被你们带走的人去哪儿了,怎么一直没回来。”知书端着碗,紧张地问道。
  
      “不该问的就别问,老实吃你的饭去。”孟氏一手推开知书,自己挤到前面,堆出讨好的笑容:“差大爷,你们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啊。”
  
      “还想出去,也不看看自己犯了什么罪。”狱吏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们啊,就准备坐到死吧。”
  
      “这是什么东西,一股恶心的味道,我不吃。”傅聪看着发黄的稀饭,还有几根看不出颜色来的咸菜,将饭碗砸一砸,整个人趴在地上打滚撒泼。
  
      “我要吃烧鸡,我要吃肉,爹爹,我不要住在这破地方,你快带我出去,啊啊啊啊——”
  
      傅大牛想要拦着他,还被他狠狠踹了一脚。
  
      “诶呦呵,还挺硬气,既然不想吃,那就都别吃了。”狱吏收回打饭的手,挑起饭桶直接往下一间牢房走去。
  
      “差爷,我们的饭还没打呐,差爷——”
  
      傅二牛拿着碗,扒着栅栏大喊,狱吏就像没听到一样直直往前走。
  
      “孩他爹,怎么办啊,我们吃什么啊。”徐氏跟两个孩子眼巴巴地看着傅二牛,他们都是过过苦日子的,这些饭菜虽然难以下咽,但是为了活下去也只能勉强自己吃了,可是现在
  
      看了看面前四个空荡荡的饭碗,傅二牛来了火气,上前一把拎起傅聪的领子,“妈的,你老子不管教你,我这个当叔叔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举起手狠狠地甩了傅聪一巴掌,本来就肥的看不到眼睛的懒蛋更加肿了,红红的掌印清晰地印在脸上。
  
      “哇——”傅聪哪受过这样的打,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比起刚刚的假哭显得更加凄厉。
  
      “你这是做什么,还不把我儿子放下来,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打我儿子。”傅聪可是傅大牛的心头肉,哪里会允许傅二牛这么动手。一个飞扑,把傅二牛压在身下,揪住他的衣领:“有你这么做二叔的吗,我这个当大哥的好好教训教训你。”
  
      傅二牛也不甘示弱:“你算什么狗屁二哥,要不是你干的好事,我现在还在家里喝着小酒吃着小菜,哪里会受这种牢狱之灾,现在爹也不认我了,都是你的错。”
  
      两个人你来我往扭打成一团。
  
      “大的好,狠狠打。”孟氏在一旁帮腔,傅二牛经商多年,体格明显比不上一直在地里劳作的傅大牛,被打了好几拳。
  
      “你个贱婆娘,我跟你拼了。”徐氏看到自家男人被欺负,孟氏那个女人还在一边幸灾乐祸,也没了平时的怯弱,冲着孟氏狠狠挠去,凶狠的样子就像疯婆子。
  
      “嗷——”孟氏体格肥壮,对比瘦弱的徐氏自然更有战斗力,可惜昨天被傅光宗那一脚踹伤了内脏,反倒是和徐氏势均力敌了。
  
      “娘,我来帮你。”知画早就恨上了大房这群人,觉得自己的好日子都是被他们毁的,也冲上前帮徐氏一起打孟氏。
  
      “你们都别打了。”知书和傅宝根两人上前想把他们拉开,反倒被打红了眼的两群人打了好几下。
  
      “大哥,你说该不会杀手还没来,这群人自己先把自己给玩没了吧。”
  
      傅家隔壁牢房的一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这场戏,一个瘦弱的女人对着一旁的老头子小声的问道。
  
      “管他呐,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明明一副苍老的样子,说话的声音确是中气十足。“大家好好休息,不出意外,那群人今晚就会来。”
  
      “是。”
  
      房内的人神情肃穆的点了点头,靠在墙边,开始闭目养神,不去管隔壁的闹剧。
  
      其实这一群人就是正德帝安□□来代替傅传嗣等人的,两个老人,两个青年,三个孩子都是武功高强的暗卫。
  
      至于傅大牛等人吗,公务繁杂的皇帝表示已经忘记了,这祸也是他们自己惹出来的,是死是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
  
      监牢里弥漫开一股暗香。
  
      “大哥,就是这里了。”寂静的牢房忽然穿出一声叽里咕噜的月氏族语。
  
      躺在床上的夏侯淳立马睁开眼睛,对一旁的几个打了个手势,一群人屏住呼吸,假装已经被迷晕。
  
      “这两间哪一间才是啊。”十几个蒙面的人出现在牢房前,其中一个指着两间牢房问道。
  
      “应该是这间。”领头的那个看了看两间房里的人数,指着夏侯淳等人埋伏的那间房说道。
  
      “快去喂他们服下,伪造成畏罪自杀的样子。”说完掏出几包药粉,分发给几个手下。
  
      其中一个人举起手上的刀,“哐当——”一声,门口的锁链应声而断。
  
      夏侯淳等人闭着眼,握紧手上的武器,寂静的黑夜中,脚步声越靠越近。
  
      “啊——”
  
      躺在床上的夏侯淳一个翻身,从腰带间抽出一把软间,轻身一跃,跳到刺客身后,随着他的动作刀身一转,刺客的脑袋直接掉在了地上。
  
      睁大的双眼,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随着夏侯淳的动作,躺在床上的几个人都跳了起来,直直冲向蒙面的一群人。
  
      “糟了,中了狗皇帝的计了,快撤——”领头的大汉大叫一声,扭头就跑。几身飞跃,消失在黑夜中,剩下的人也都跟着他的步伐撤离。
  
      “追,记得留活口。”夏侯淳盯紧了领头的那人,也紧跟着追了上去。
  
      *******
  
      “老大,他们好像没跟上来。”
  
      “皇帝老儿真毒,我们几十个兄弟就剩下三个了。”加帕,也就是那群人的首领,捂着自己的小腹,鲜血一滴滴从指间流出。
  
      “我们快回去。在等会他们估计就追上来了。”没想到大庆皇帝身边还有这种高手,他一想到刚刚那群人的身手,心有余悸。
  
      两个黑衣人搀扶着他,一路飞奔。在转进一条小巷时忽然停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
  
      加帕谨慎地看着拦在路中的一群人,正中间的男人穿着一袭红衣,在黑夜中像染满了暗红的血液,银色的苍狼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
  
      “我们还有重要的事,你们要是不让开,就别怪我不——”
  
      加帕的话还没说完,一阵红影从他们头上飞过,三柱银光射入三人头顶,翩然在他们身后站定。
  
      “呃——呃——”加帕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转身指着身后的人,浓稠的血浆从口中不断涌出。
  
      “砰——”得一声,巷子里躺下了三具尸体。
  
      红衣人拿出一条帕子,将手上的血迹仔细擦拭干净,“看来我还是高看了那人,连这种事都处理不了,呵。”
  
      将帕子随手一扔:“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不准出任何差错。”说完闪身离开,只留下身后的一群人。
  
      珠珠在牢里呆两天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天知道他有多想不顾一切把人给带出来。他的姑娘就应该锦衣玉食,享尽天下最好的一切。
  
      即使他已经做了充分的布置,即使珠珠待在牢里也不会再收到伤害,还是让他心急如焚。
  
      ******
  
      霍衍回到房中,换下染上血腥味的衣服,打开书房的暗格。
  
      偌大的石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墙的四壁挂满了一个少女的画像,若是珠珠在的话,会惊奇的发现屋子里的小饰品全是她不小心丢的东西,有珠钗,也有小时候玩的拨浪鼓,等等等等。
  
      霍衍躺倒床上,抱起一旁的布玩偶,深深吸了一口,似乎还能闻到他的姑娘身上的味道,喜滋滋地闭上眼。
  
      已经很晚了,太晚睡会变丑,这是珠珠告诉他的,一想到小姑娘对他痴迷的样子,他决心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这张脸,绝对不能给她任何变心的借口。
  
      ******
  
      “首领,找到了那群人留下来的血迹了。”
  
      “快跟上。”夏侯淳正在暗恼被一群死士托住,没能即使跟上那个领头的家伙,手下的人就传来了好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