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95章 潜入“王座”

第95章 潜入“王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有一天,我、你、二哥,我们一起抛下所有的一切名利是非,去探索未知的宇宙,让以后成百上千年人类的足迹都无法超过我们所到达过的范围。:3wし”
  
      “那真好……沛流听到了也一定会喜欢。”
  
      “可是那还有可能实现吗?”宋枭的喉头哽咽。
  
      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离别,用八年的时间重逢是否足够。
  
      “会的。因为你一直比我要通透。你很清楚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作为兄长,我能对你所说的最后一个建议就是要有耐心,天时地利人和这是我们这个民族从远古时代传了下来的老话。祝我好运吧,宋枭。”
  
      宋枭张了张嘴,用尽了力气对他说:“早点……带着二哥回来。”
  
      一个身影来到了宋枭的身边,抬起手将他的脑袋压入了自己的怀里。
  
      那股熟悉的气息涌来,稳健的心跳声在宋枭的耳边响起,他隐忍多时的眼泪终于疯狂地掉落下来。
  
      奥兹沉默着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话,只是一直抱着他。
  
      宋枭明白,所有他万般不舍的瞬间都会过去,宋燃说他们会再次重逢,他选择相信他的承诺。
  
      驾驶着“凝望”的宋燃侧过脸来,看着身旁安静睡着的宋沛流,伸了个懒腰,笑了笑:“哎呀!终于甩掉那个小屁孩,可以安安静静地待着了。沛流,这一次我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第九象限我们俩都不熟悉,这一次可以尽情地玩一玩了。我不用再想着制造怎样大气磅礴的星舰,而你也不用再守护我的后背。我们都会轻松起来。”
  
      尽管没有任何回应,宋燃的唇上却带着充满期待的笑容。
  
      “凝望”的引擎全开,虫洞在他的面前缓慢显现出来。
  
      “我们走吧!这一次,我会陪你到最后。”
  
      宋燃侧目看着宋沛流,仿佛他能听见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带着将亿万光年抛诸脑后的宋燃式潇洒,这艘星舰就这样隐没在了虫洞之中。
  
      “崩裂”失去了来自“凝望”的所有信号。
  
      而那一天的宋枭,就像十三年前得知宋燃失踪消息时候一样,昏天暗地大哭了一场。
  
      他任性地亲吻着奥兹,他的眉角,他的鼻骨,他优雅的唇角的凹陷。
  
      他是那样疯狂地感受着奥兹的占有,紧紧地抱着他,不甘心地将自己的力量渗入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宋枭甚至有一种冲动,如果自己就这样把奥兹分解掉了,是不是永远不用担心失去他?
  
      如果人生总要经历不断的离别和失去,他是不是也会向图利奥或者高缇耶那样陷入疯狂?
  
      他疲惫地睡着,梦境中不断幻想着他和所有自己在乎的人生活在一起的画面。
  
      而奥兹却小心翼翼地起身,低下头来长久地看着宋枭的脸庞,他垂下自己看似无欲的眼帘,郑重地吻在宋枭的眉心,他舍不得收回这一吻,就连呼吸也长久地停在喉间。
  
      然后他还是不得不抬起头来,无声地换上了他参加星际拍卖会时候的舰长制服,习惯性地抚平自己的衣领,用严谨而漠然的姿态戴上自己的白色手套,迈开他的长腿,走出那间充满宋枭气息的房间。那就像是一张网,千丝万缕束缚着他的身体他的大脑,尽管是如此地渴望留下,却又必须斩断内心深处所有的依恋。
  
      而里昂就站在门外。
  
      “你要走了吗?”
  
      “嗯。”奥兹点了点头。
  
      他离开沃姆温德已经太久了,法恩夫人以及乔安娜还在高缇耶的手上。
  
      “是因为那则消息吗?”里昂又问。
  
      “是的。”
  
      就在宋燃驾驶“凝望”离去之前,奥兹就看到了来自沃姆温德的新闻,这则新闻已经被转到了各个象限,所有星际商旅以及守备军都能看到。
  
      那是高缇耶假惺惺的呼吁各个象限都能够帮忙寻找首相奥兹·法恩的踪迹,甚至还悬赏了重金。
  
      而新闻画面里出现的是一脸冷然的乔安娜以及担心不已的法恩夫人。
  
      这是来自高缇耶的威胁,他是用这种方式告诉奥兹,如果他还活着就必须回到沃姆温德,否则他的母亲和姐姐就保不住了。
  
      “你也许应该亲口对宋枭说。”里昂很心疼,“他的大哥才刚带着二哥离开,你又要走了……”
  
      “里昂,并不是每一次的离别都要说再见。他明白的。”
  
      奥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在通道里。
  
      他隔着自己的手套扶上被宋枭戴上戒指的手指。
  
      指环还在,只是上面的星核还留在“双子星”的能量匣里。
  
      里昂看着奥兹挺拔的背影,却觉得他每一步都是那么地不舍。
  
      直到奥兹的穿梭舰离开了“崩裂”,进入了虫洞之中,宋枭就似有所感觉一般睁开了眼睛。
  
      “喂,小鬼,你该起来了,还有一大堆事要做。”
  
      邵沉靠着他的房门,抱着胳膊开口道。
  
      “奥兹是不是走了?”宋枭问。
  
      “嗯哼。你是打算再痛哭流涕一番吗?这里可没有人愿意借自己的肩膀给你靠。”
  
      宋枭的眉头蹙起,坐起身来:“你真的是邵沉吗?”
  
      “我是啊!还是你比较喜欢日影假扮的那一个?”邵沉凉凉地问。
  
      宋枭叹了一口气:“你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
  
      “你还没有给出答案呢。到底是要大哭一场,还是要怎样?”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锁定温德·法恩在哪里?”宋枭露出十分烦恼的表情,“我在之前的五年也曾经想过办法要找到他,但是毫无头绪!如果只是乔安娜与法恩夫人,我有十足的把我能把她们带离沃姆温德。但是法恩首相……”
  
      “这就是高缇耶的聪明之处。法恩首相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哪里。”
  
      “最重要的是我们甚至无法确定法恩首相到底是在沃姆温德还是在其他的地方。经过上一次我和奥兹从高缇耶的冬宫里将宋燃带走,他也许内心充满忌惮,不会再想将法恩首相放在让我们唾手可得的地方。但是如果远离沃姆温德,高缇耶无法实时监控法恩首相的情况,他会不会坐立难安?”
  
      邵沉大喇喇在宋枭的面前坐下,耸了耸肩膀说:“那是你应该思考的问题。”
  
      宋枭真的很想揍这个邵沉,明明是和从前一模一样的眉眼,这家伙怎么就能用这么嚣张的语气对他说话呢?
  
      “那就先从沃姆温德开始排查。”宋枭捏了捏下巴,“只是就算我们使用基因扫描,高缇耶也很有可能为法恩首相注射了其他基因来规避我们的探查。真是让人头疼啊!”
  
      “头疼证明你在思考,这样不容易得老年痴呆。”
  
      而奥兹则驾驶宋枭的穿梭舰,完成了星际穿越,来到了沃姆温德的上空。
  
      沃姆温德的星盾迅速响应,将他定义为入侵者。
  
      奥兹立刻验明自己的身份,但是星盾的防御阵势并没有解除。
  
      他的穿梭舰停入了接驳港口,就在他进入飞行器之前,他当着所有守备军的面,将那艘穿梭舰分解了。
  
      守备军露出惊讶的表情。一些顶级亚瑟确实拥有分解穿梭舰的能力,但是像奥兹·法恩这样连眼镜都不眨顷刻间让一艘穿梭舰化为乌有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了?”
  
      对于守备军的惊诧,奥兹只是凉凉地反问。
  
      “没……没什么!阁下,陛下已经在等待着您了。”
  
      那艘被分解的穿梭舰是宋枭的设计,也是所有象限中唯一拥有星际穿越能力的穿梭舰,如果不分解掉他,可能奥兹一转身,它就已经被沃姆温德的研究院拆分殆尽了。
  
      冬宫之内,比起离开之时又要森冷。
  
      到处能感受到银色骑士的气息,整个空间十分压抑。
  
      在银色王座之上,高缇耶冷冷地看着奥兹一步一步走上前来。
  
      奥兹低下头来,向高缇耶行礼。
  
      “陛下。”
  
      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他涌来,如同一阵狂风,将他吹散。他的发丝被狠命地向后撕扯,他的身体如同被封吹过的沙漠,扬起无数尘埃,但在那阵风停止之时,一切恢复了原样,奥兹脸上的表情依旧漠然。
  
      “你真的以为我不会分解掉你吗?”高缇耶侧过脸,那双眼睛仿佛燃烧着阴郁的火焰。
  
      “您当然可以。”
  
      下一刻,奥兹的身体便失控一般迅速向前移动,在高缇耶的面前骤然停下。
  
      高缇耶的双手搭在扶手上,身体微微前倾,似要将奥兹的眼睛看清楚。
  
      “宋枭呢?那个小鬼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高缇耶扯起了唇角,以半带嘲讽的语气说:“还是他在为你寻找你父亲的下落?我告诉你,你们永远不可能找到温德·法恩在哪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