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49章 我一点都不可爱!!!

第49章 我一点都不可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云”已经在公共领域航行了一整天的时间了。》し
  
      这对于宋枭而言是极为无聊的,因为这艘星舰里几乎没有任何娱乐项目。奥兹去驾驶舱了,这让宋枭连一个可以被自己烦死的人都没有。
  
      “真不愧是奥兹的星舰。”
  
      跟他这个人真是很像。
  
      安静,死寂。
  
      宋枭就想弄出点什么声音来,可就算是拳头敲在墙壁上也没有什么声音。
  
      这里就像是巨大的迷宫,宋枭不知道脚下的通道将会通向哪里。
  
      好不容易,他终于听到了谈笑声。
  
      来到一扇打开的滑门前,宋枭将脑袋探了进去,看见许多身着星舰制服的人正围在一起玩游戏。
  
      宋枭一眼就看见了奥兹的舵手。
  
      深棕色的卷发,笑起来嘴角有两个梨涡,但是并不显得孩子气,相反他的鼻骨很高挺,与额头连在一起,显得知性而优雅。
  
      对方侧过脸来,看见宋枭的第一眼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啊呀!这不是宋枭吗?远看的时候不觉得,近看真是很可爱啊!”
  
      被人称赞“可爱”,宋枭觉得这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吧……
  
      其他人十分热情地朝宋枭招了招手。
  
      “进来一起玩啊!”
  
      宋枭毫不怯生,大喇喇来到了这些人之中,盘着腿在地上坐下。
  
      然后一堆人竟然上前,又是捏他的脸,又是揉他的脑袋。
  
      “唉,这小孩儿怎么长这么可爱?”
  
      “他的头发真软!”
  
      “哎呀,再给叔叔们笑一笑!”
  
      宋枭闭上眼睛,忽然想起了陆刻的小绒毛……现在他的体会就会小绒毛一样,真是完全搞不懂他宋枭可爱在哪里?而且这些家伙竟敢自称“叔叔”,他们也比他大不了几岁吧?
  
      烦都快烦死了,真是完全不懂小绒毛怎么能那么安分地待在陆刻夫人怀里“享受”这一切!
  
      那位舵手则撑着下巴,眯着眼睛,看着宋枭被这群怪蜀黍们当成新奇的玩具。
  
      宋枭就要发飙了,什么“可爱”之类的,你们的眼睛瞎掉了吗?
  
      我哪里可爱了!
  
      我明明是“英俊潇洒帅气逼人”好不好!
  
      “他可是奥兹·法恩阁下的心头肉,你们确定这样又揉又捏的,不会被阁下……”舵手做了一个吹指尖的动作。
  
      所有人都僵住了,退回原处。
  
      宋枭终于消停了。
  
      “你好,我的名字是范斯·卡斯特,目前担任‘星云’的舵手。”
  
      范斯朝宋枭伸出手,宋枭只是拍过他的指尖。
  
      “哦。我是谁你都知道啦,那我就不做自我介绍了!你们在玩什么?”
  
      “我们在赌啊!”范斯指了指被所有人围着的玻璃罩。
  
      宋枭这才发现玻璃罩里简直是另一个微缩小世界。有山峦,有绿林,有河流。
  
      还有一些宋枭从没有见过的金色小飞虫。
  
      它们振动翅膀的速度,快到宋枭看不清。
  
      “知道它们是什么吗?”范斯扬了扬下巴问。
  
      “虫子。”宋枭回答。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这小子真可爱!”
  
      哪里可爱了?
  
      宋枭怒瞪过去。
  
      虽然以他的年纪在这群老道的亚瑟面前,确实就是个小孩。
  
      “好吧,这些虫子的名字我就是说了,估计你也没有兴趣记住它们。从山峦的顶端开始,会有十二只虫子飞出来,每一只虫子都有标号。它们的脚上被安装了特别的仪器,会影响它们的大脑,让它们按照我们设定的路线飞行。它们会经过山峦、树林、还有所谓的……海洋……”
  
      “这么一碗水也能被叫做‘海洋’?”宋枭伸着脑袋问。
  
      范斯直接伸长了手,拍在宋枭的脑袋上:“不要以为奥兹·法恩宠着你,你就能打断我说话了。”
  
      宋枭摸着脑袋怀疑地看向范斯。奥兹宠着他?他哪双眼睛看出来的?
  
      “当它们越过海洋,完全进入了这片岩洞,就算完成了它们的飞行。谁押了第一只飞入岩洞的小虫,谁就是本轮赌局的大赢家。”范斯的眼睛里夹着坏笑。
  
      宋枭顿时明白这赌局肯定不是“虫儿飞”那么简单。
  
      “筹码是什么?”
  
      “哦,赢下这局的人,可以要求所有输了的人满足他一个愿望。比如说这位摸你脑袋的大叔……你可以表示说你要踹他的小鸟。”
  
      宋枭半张着嘴无语地看着范斯。
  
      大叔立马说:“你踹我也没有用!我不会感觉到疼!”
  
      宋枭睁大了眼睛,露出失望的表情:“原来亚瑟被撞到了蛋蛋是不会疼的啊!”
  
      “怎么了?”范斯歪了歪脑袋。
  
      “没……没什么……”
  
      没想到自己当初希望从奥兹那里亲口听到的解答竟然在这里得到了答案。
  
      “好的!现在开始下注!”
  
      所有人纷纷喊了起来。
  
      宋枭的脸都快贴上玻璃罩了,他想要将这些小虫看清楚。
  
      这些小虫有区别吗?怎么分辨从1到12啊!
  
      “宋枭,到你了,想到选哪只虫子了吗?”范斯的脑袋凑了过来。
  
      “我决定了!我选1号!”
  
      反正看起来都一样!
  
      “哦,好吧。”范斯叹了口气。
  
      “你怎么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宋枭将脑袋凑过去。
  
      “我以为你会选10号。”
  
      “为什么?”宋枭歪了歪脑袋,而其他人则露出怪异的笑容来。
  
      “没什么!”范斯扬了扬眉梢,拍了拍手,“现在……赌局开始!”
  
      这群人忽然安静下来,十分认真地盯着玻璃罩。
  
      当小虫们飞出,经过山峦的时候,所有砂砾全部飞起,整个场面就像一场混乱的沙尘暴。
  
      范斯来到宋枭的身边坐下。
  
      “这个赌局呢,在场所有人都能对玻璃罩中所有除去小虫以外的事物使用自己的能力,目的就是阻止这些小虫飞向终点。但是必须遵守两点规则。”
  
      “哪两点?”宋枭觉得这个赌局十分有意思了。
  
      “第一,我们不能直接将自己的能力施加在小虫身上。”
  
      “这是当然!如果施加在小虫身上就没意思了!”
  
      “第二,无论我们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都只是阻止小虫,而不是杀了它们。”
  
      这时候,宋枭看向这一群正襟危坐的亚瑟们,表情也变得不一样了。
  
      宋枭已经知道自己是个亚瑟了,也感受过“瞬移”的能力离开身体之后是多么地难以控制。
  
      而这些亚瑟,已经能十分微妙和精确地控制自己的能力了。
  
      “你呢?”宋枭指了指玻璃罩,意思是你不想赢吗?
  
      范斯笑了笑,微微靠向宋枭,几乎是覆上他的耳朵说:“喂,奥兹·法恩接吻的时候,是怎样的?”
  
      宋枭在心里一怔,范斯怎么会知道?难道那天他和奥兹去看流星雨的时候,范斯这家伙就躲在桥舰上看?
  
      “这个嘛……”宋枭也学着对方的样子将脑袋凑过去说,“你去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范斯忽然伸手用力揉了揉宋枭的脑袋:“你小子可以啊!”
  
      此刻,一小群的虫子脱离了“沙尘暴”飞入了林中。
  
      它们的噩梦并没有到此为止。
  
      树林的枝叶扬起,如同群魔乱舞,这些小虫被拍打着,根本无法继续上前。
  
      这么多人都同时对这片树林施加力量,为的就是阻止对手的小虫,有几个亚瑟竟然还开始冒汗了。
  
      “很幼稚吧?他们可都是驾驶‘星舰’的精英,却把自己的能力用到这种东西上。”范斯笑着说。
  
      “你的小虫呢?”
  
      “我和你选了同一只小虫。”范斯撞了撞宋枭的肩膀,“这样,你的赢面才会大啊!”
  
      宋枭这才明白,别看范斯一派轻松,其实他也在暗地里发力。
  
      而且,他可能是其中最有能力得胜的那一个。
  
      此刻,又有三四只小虫穿过了树林,飞向那片所谓的海洋。
  
      瞬时,又是风浪又是下雨,宋枭都为那几只小虫感到同情。
  
      最后只剩下两只小虫冲破了重围。
  
      到底谁会先飞到终点呢?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等着最后的结果。
  
      范斯撑着下巴笑了笑,有一只小虫在空气的推动之下,冲入了重点的洞穴。
  
      “搞没搞错啊!又是范斯赢了!真是没意思啊!”
  
      “说吧,范斯,这次又要我们干嘛?是喝光星舰上储存的酒!还是……”
  
      “我才不要喝光星舰上的酒!上次差点没撑死我!”
  
      范斯笑着揽过宋枭的肩膀:“算了,今天放过你们!除了我之外,宋枭也选了1号哦!所以你们每人都欠了他一个愿望!”
  
      “这样啊!宋枭!你有什么愿望吗?”
  
      那么多双眼睛望了过来,宋枭竟然有点不知所措了。他们都是亚瑟,而这些亚瑟得满足自己一个愿望?
  
      “放心吧,这些家伙虽然看起来脑残,但都是言出必行的。”范斯笑着说。
  
      “我……暂时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
  
      如果你们真的都是言出必行,我怎么可能许一些小儿科的愿望呢?
  
      “好!那就等你想好再说吧!走了,大家吃午饭去了!”
  
      一行人走出了这个房间。
  
      范斯一直揽着宋枭的肩膀,一副对宋枭很感兴趣的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