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41章 晚宴

第41章 晚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枭无法辨识他们的航行方向,而迎面而来的是飞速袭来的陨石群。《它们撞上自己的速度是如此清晰,宛如要冲入他的眼睛里一般。
  
      宋枭紧张地握紧了拳头,却舍不得闭上眼睛。
  
      它们的力量不过尘埃,丝毫没有影响到星舰前进的速度。
  
      而他们的面前出现了巨大的气体星球。
  
      宋枭的耳边似乎听到了电闪雷鸣的声音,他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要进去吗?”奥兹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你感觉不到我想不想进去吗?”宋枭此刻兴奋到简直要坐不住。
  
      “我只是不明白你的心脏为什么跳的那么快。”
  
      说完,舰体就驶向那一颗巨大的气体星球。
  
      宋枭本来以为他们距离那颗星球已经很接近了,原来离得还很远。
  
      越是接近,越能感受强大的气流迎面而来的冲击力。
  
      即便如此,星舰的行驶稳健到连一丝颤动都没有。
  
      宋枭不得不敬佩起奥兹的驾驭能力了。
  
      “细心体会,我们从进入这颗星球到离开的时间不会超过两秒。”
  
      “什么?这么快!”
  
      就在这个时候,宋枭能感受到气流冲击撕扯身体的感觉,闪电交织,全身细胞跟着颤动。但是他感觉不到丝毫疼痛。它们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镜像幻影。
  
      他们驶入巨大的漩涡,接着穿梭而出。
  
      那样独特而奇妙的体会,真的持续不到两秒。
  
      “喂!喂!可不可以再穿梭一次?”
  
      “不可以。”
  
      “为什么?”宋枭不满地皱起眉头。
  
      “因为只有一次的话,你会永远记住那种经历。它会因为短暂而被你珍惜。”
  
      但是如果有第二次,第三次的话,这样新奇的感受就会像储存在云端中的游戏一样被宋枭遗忘。
  
      宋枭轻轻哼了一声。
  
      “那么我们还会去其他的地方吗?”
  
      “我们要返航了。已经到了正午。”
  
      “什么?已经是正午了吗?时间怎么那么快?”
  
      最重要的是,他的肚子怎么还没饿?
  
      好遗憾,还想要再多玩一会儿。
  
      宋枭撑着脑袋,望着奥兹平静的侧脸,思考自己以后是不是要和这个冷冰冰的家伙打好关系?这样才会有下一次的星际旅行。
  
      奥兹带着宋枭返回了首都星。
  
      当他们退出系统的时候,宋枭才发觉自己仍旧坐在奥兹的身上,他的手臂轻轻环着他。
  
      宋枭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乘坐星舰的时候,也是这样被宋燃抱在腿上。
  
      唯一不同的是,他无法得知宋燃眼中的宇宙是怎样的,但奥兹却将自己全部的感受与他分享。
  
      宋枭从奥兹的身上下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说:“嘿……我不是很重吧?”
  
      “没有。”
  
      “那个……谢谢……”宋枭虽然不常说谢谢,但奥兹带给他的体会对他而言十分重要。
  
      奥兹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从舰长的座位起身,带着宋枭走回穿梭舰。
  
      整个通道里只能听到奥兹的脚步声,一声一声像是落在宋枭的心跳上。
  
      “喂,奥兹……我觉得……好奇怪啊!”
  
      “什么奇怪?”
  
      “你今天好像对我特别好?”跟在奥兹身后的宋枭小跑了两步,斜过脑袋自己观察奥兹的表情,“你是不是内心深处很感激我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冲入中央研究院啊?”
  
      奥兹的目光垂了下来,并没有使用能力将宋枭推离。
  
      “一周之后是你的生日,这是我提前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你生日礼物送的也太早了吧?”宋枭撇了撇嘴。
  
      “我以为你不会想要庆祝生日。如果你会庆祝,我也会送给你其他生日礼物。”
  
      宋枭的脚步停住了,而奥兹也回过头来。
  
      “谁告诉你的?宋沛流吗?”
  
      “不需要宋沛流说什么,我的记忆力很好。‘崩裂’失踪日期就是你的生日。”
  
      像是奥兹这样的人,是从来不会说谎的。
  
      只是宋枭没有想到他会去在乎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甚至于这一天有什么样的意义。
  
      “是的,我已经八年没有过过生日了。我还记得从生日的前一天晚上开始我就睡不着觉,期盼着‘崩裂’回归首都星的那一刻。我不断幻想着宋燃回来拥抱我的场景。他会带来怎样的生日礼物?他会对我说什么?是不是又结识了有意思的新朋友?然后从晨光等到黑夜降临,等来的是他失踪的消息。奥兹,我谢谢你的礼物,但请不要怜悯我也不要同情我。虽然我在你的能力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宋枭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脚尖。
  
      “不是有人说,你是宋家最后的‘火种’吗?那就记住身为火种的感觉,也许有一天你真的会成为火种。”
  
      奥兹的声音是平静的,好像他所说的一切在不远的将来都将成为现实。
  
      “你真的认为有一天我会成为火种吗?”
  
      “难道你不会吗?”
  
      奥兹转过身去,继续向着停放穿梭舰的地方走去。
  
      宋枭愣在那里,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着他的双腿,让他醒过神来。
  
      “喂,过生日的时候我还是要礼物的!”宋枭小跑着追上去。
  
      “我已经送了。”
  
      “这个不算!”
  
      “这个是。”
  
      “我说不算就不算!”
  
      “那没有了。”
  
      宋枭眯起眼睛笑着。尽管他和奥兹之间的对话毫无营养,宋枭却觉得很开心。
  
      当他们回到宋家的时候,邵沉已经准备好了晚宴时候宋枭的礼服了。
  
      这时候,宋枭羡慕起奥兹了。舰长的制服又挺拔又帅气,一出现就能吸引全场的目光。
  
      无论礼服设计得多么精致合体,穿在他的身上就没有那么惊艳了。
  
      当邵沉低下脸来为宋枭整理衣领的时候,宋枭敏锐地发现……邵沉似乎并不高兴……
  
      “邵沉,你怎么了?”宋枭捏了捏邵沉的脸,“是不是因为我和奥兹去了‘星云’没有带你啊?”
  
      邵沉低着头,宋枭看不见他的眼睛。
  
      这种感觉,很不好。
  
      “小主人,您现在看起来和奥兹·法恩相处得很好。”
  
      “哈?”宋枭盘坐在了床边,仰着脸看向邵沉,“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糟糕。不过每一段我最快乐的时光里,都离不开你。”
  
      “如果有一天,您必须离开我了呢?”
  
      “是因为我已经老死掉了,而你还活着吗?”宋枭抓了抓脑袋,“不要去想那么久远的事情啦……”
  
      “如果我完全不像您想象中那么美好呢?”
  
      “我就从没有把你想象的美好。”
  
      宋枭拍了拍邵沉的肩膀:“虽然这场晚宴的主角是奥兹·法恩还有宋沛流……不过我也不能太难看了,对吧?”
  
      “当然。”
  
      邵沉仔细地用抚平宋枭的衣领,替他将碎发捋到了耳后。他的指腹顺着宋枭的耳廓滑下,停留在他的耳垂。
  
      “相信我,比起宋先生还有奥兹·法恩,您更加迷人。”
  
      宋枭歪着脑袋笑了:“邵沉,你再这么哄着我,我就真的永远长不大了!”
  
      这一次坐在飞行器里,宋枭的身边坐着宋沛流。他的英俊挺拔以及成熟风度,轻而易举就能让首都星的名媛们陷入疯狂。
  
      当宋沛流踏入风堡的第一步,跟在他身边的宋枭就能感受到无数仰慕的视线。
  
      还不到三步,权贵们已经迎了上来。
  
      “沛流,这一次回到首都星可要多待一段日子啊!一定要来我府上坐一坐。”
  
      “沛流啊,我的小女儿一直问起你什么时候陪她去听歌剧啊!”
  
      “听什么歌剧,沛流最喜欢欣赏的是画作!我得到了一副五千年前地球时代的古画,保存的相当完整,你一定要抽空来看看!”
  
      宋枭在一旁就快乐开了花。
  
      这些人的目的可不就是想要和宋沛流联姻吗?
  
      直接问他“我们家都有女儿,你喜欢哪一个”不就好啦?
  
      这时候,贝尔·汉弗莱斯带着西维尔走了过来,解救了被包围的宋沛流。
  
      “宋沛流阁下,一别数月,不知道你还记得那盘我们没有下完的棋吗?”
  
      “当然记得,我本来打算上门拜访,下完那局棋,但是事情实在太多了。”
  
      贝尔和宋沛流之间显然有更多的共同话题,两人相谈甚欢。
  
      宋枭看了看,奥兹·法恩竟然还没有到。算了,奥兹那家伙肯定也不喜欢这种假惺惺的场合,估计会迟到很久很久才到,然后楚风会为他的迟到找一个离谱的借口吧。
  
      宋枭看向站在贝尔·汉弗莱斯身旁的西维尔。
  
      今天的他显得成熟而优雅,一点也不像十五岁的少年,高挑而修长的身形,俊秀的五官,就算不曾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微笑,仍旧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在现场大多数人的心中,这个少年以后将成为出色的外交官。
  
      但是宋枭却知道,他的未来不仅仅是如此。
  
      不到几分钟,他就被宾客们带离了父亲的身侧。
  
      两位议员夫人围在了西维尔的身旁,聊起了她们的子女。
  
      西维尔一脸认真倾听的表情,但是宋枭知道,这家伙早就不耐烦到咬牙切齿了。
  
      装!让你装!你直接一点表示你对那些话题不感兴趣会死呀!
  
      宋枭揣着口袋,唇上扯起一抹坏笑,来到了西维尔的面前。
  
      “嘿,西维尔,你上次不是说想看‘凝望’的最新航行日志吗?我陪你去向宋沛流借?”
  
      两位议员夫人望了过来。在这里没有人会直呼宋沛流的名字,至少会加上“阁下”的尊称。
  
      她们看着宋枭的目光似乎在说“这个孩子可真不懂礼貌”。
  
      但宋枭却完全不以为意。
  
      “真的?谢谢你!”西维尔露出高兴的表情,很自然地上前揽上宋枭的肩膀,和他一起走回宋沛流还有贝尔·汉弗莱斯的方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