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40章 爱他少一点,爱他久一点

第40章 爱他少一点,爱他久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两年,几乎没有任何简讯和通话。し宋枭知道自己生活中的一举一动都被邵沉详细地报告给了宋沛流。但是宋沛流所经历的,宋枭只能偶尔从议会中那几个讨人厌的亚瑟口中听到微末的消息。
  
      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宋枭很反感。
  
      “这是我们在边界的一个星系找到的某种植物的种子,你可以试着种一种,虽然不确定首都星的气候适宜它的生长。它有着透明的花瓣,细长的叶子,只要你轻轻一碰,叶子就会立刻将花瓣包起,缩回土壤里。”
  
      宋沛流保持宋燃只要从其他地方回来就会给宋枭带礼物的习惯。
  
      但宋枭却恨死了这个习惯,在他心里是没有人能可以取代宋燃的。
  
      宋沛流撑着下巴,看着宋枭:“还在生气我没有带你走,而是将你留在宋家吗?”
  
      “你知道又何必多问。”
  
      “边界很危险。”
  
      “这里很安全吗?”宋枭反问。
  
      “这里确实也不安全了。所以我很认真地问你,如果我送你去另一个地方,离开首都星,甚至是另一个象限,你愿意吗?”
  
      宋枭惊诧的抬起眼来。这是宋沛流回到首都星之后,宋枭第一次仔细地看宋沛流的脸。
  
      就亚瑟的年龄来说,宋沛流不仅仅正值壮年,甚至于可以说还很年轻。但他的眉眼之间有着无法形容的忧郁,他的目光很疲惫,那种沧桑令宋枭的心脏莫名揪了一下。
  
      也许宋沛流真的遭遇了很多自己无法了解的凶险。
  
      “因为楚风完全靠不住吗?”
  
      “是的。”
  
      “你要把我交给别人了吗?你知道没有人是真的靠得住的。”
  
      “至少对方不会做的比楚风更糟糕。楚风……是一个有野心但是没有能力的人,他没有清晰的对时局进行分析的能力。他的眼中只有利益而没有任何长远的考量。第六象限的四周强敌环绕,且不说第五项象限的西蒙家族,第八象限的疯王图利奥以及一直隐藏于暗处的第九象限……你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庇荫。”
  
      “那么你呢?”宋枭问。
  
      他知道可以任性地无法无天的日子就要结束了。
  
      “不要管我,你只需要记住一点,隐藏自己的锋芒。你是宋家最后的‘火种’,在你燃烧之前,绝对不能被任何人熄灭。”宋沛流看着宋枭的目光是及其用力的。
  
      “每一次你见到我都要说我是宋家最后的‘火种’。我只是个普通人,我燃烧不起来。”
  
      宋枭低下头来。
  
      宋沛流无奈地一笑:“有一天,你会燃烧的。不过在这之前,我听奥兹·法恩说过了你设计的那个系统。”
  
      “要我给你用吗?”宋枭凉凉地反问。
  
      但他的内心深处却渴望着宋沛流对他说他需要宋枭设计的系统,需要让更多人投入战斗,这个系统能够减轻他背负的压力等等,尽管宋枭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不,把它藏起来。不要再被更多的人知道。”
  
      “知道的人已经很多了。”
  
      “贪婪的人很多,你和邵沉应付不了所有人。等到有一天你强大了起来,你所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将不再被他人觊觎,而是你武装自己的力量。”
  
      “就像宋燃设计了‘崩裂’一样吗?”
  
      “是的,就像宋燃设计了‘崩裂’。”宋沛流伸长了手指,轻轻在宋枭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下周是你的生日,我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送给你作为礼物了。”
  
      宋枭沉默着低下头,没有说话。
  
      “啊,忘记告诉你了,奥兹·法恩这几天都会住在宋家。”宋沛流忽然转移话题。
  
      “什么?住在宋家?他为什么不住在自己的星舰上?或者住在风堡……好吧,风堡是一个很烂的选择。如果是我,看见楚风,心里都会觉得不舒服。”
  
      “楚风很忌惮‘星云’给首都星带来的威胁,要求‘星云’停靠至首都星防御范围之外。所以奥兹如果住在‘星云’上,是不方便参加外交活动的。你不是和奥兹配合的很有默契吗?说不定以后你们的相处时间会更长呢?”宋沛流若有所指地说。
  
      “什么?法恩家的人要在首都星待很久吗?”
  
      “不会超过十五天。貌似要联合开发新的象限。有利益的联系好过成为敌人。”
  
      “好吧……十五天……我忍……”宋枭望天状。
  
      此时,奥兹端坐于‘星云’中自己的房间内。法恩家族的霍夫曼医生正在为奥兹进行诊断。
  
      “阁下,我想您血液中的‘金色潘多拉’已经被完全清除了。而且……”
  
      “而且什么?”奥兹淡淡地问。
  
      “虽然金色潘多拉是一种毒药,它破坏了您大脑中的某些功能。当它的威胁解除之后,您的大脑会自动修复所有的损伤。人类的大脑中有无数的神经,这些神经在同一时刻大规模地自我修复……这也是一种进化。我不知道您是否感觉到……您的能力比从前更加强大了?”
  
      “我没有这样的感觉。”
  
      “……”霍夫曼医生兴奋的表情僵在原处,“这样的进化也许需要一些时间或者遇到一些事情才会显现出来。”
  
      “但是霍夫曼医生,我觉得自己病了。”奥兹倾向霍夫曼。
  
      霍夫曼从他的眼眸中感觉到某种力度,沿着视线蔓延至大脑的深处。
  
      “阁下,您生病的概率很低。您还很年轻,身体的所有器官都处于最佳状态。除非基因突变……”霍夫曼医生担心了起来,难道金色潘多拉还留下了什么后遗症,“阁下,还是请您说一下您的病症吧?我对您做了所有的检查都显示您的身体毫无异常。”
  
      “我忍受不了他的呼吸声,我想要抓住他的呼吸。就像小时候……只要他睡在我的身边,我就没有办法让自己忽略他的呼吸声。”
  
      奥兹看着霍夫曼医生,他的目光是冰凉的。冰凉之中又有一种令人恐惧的执着。
  
      霍夫曼顿了顿,他想问“谁的呼吸”“什么样的呼吸”,但是当他望向奥兹的眼睛时,似乎明白了什么。
  
      “阁下,呼吸是不可能被抓住的。”
  
      “所以我掐住他的喉咙,只要掐断了他,那样的声音就会停止。可是我发现,如果他的呼吸真的停止了,我会觉得很恐惧。我不应该有‘恐惧’的。所以我病了,对吗?”
  
      奥兹的声音是缓慢的,霍夫曼医生有一种被对方扣住了咽喉的错觉。
  
      可是挣扎的并不是他的猎物,而是他自己。
  
      “我想要靠近他,想要他的拥抱,想要他的体温,我想要他是我的。像我这样的亚瑟,不该有*。所以这也是病症,对吧?”
  
      霍夫曼闭上眼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您并不是病了……”
  
      “那么我怎么了?”
  
      “阁下,我只能建议不要太过压抑自己,也不要太过放纵自己。想象这种心情就像是水,让它流去它想去的地方。您越是阻止它束缚它,它就会不断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终究会到达您无法控制的地步。”霍夫曼的双手覆上奥兹的肩膀,用尽量柔和的声音说,“您很聪明,所以我相信您知道这是什么。用您父亲的话来说,‘爱他少一点,爱他久一点’是保护他也是保护您自己最好的方式。”
  
      “我怕我做不到。”
  
      霍夫曼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这天晚上,宋枭坐在云端前自己和自己玩着游戏。
  
      因为宋沛流的回归,宋家忽然多了许多访客,原本的清净被扰乱,这让宋枭更不想出去见到任何人了。
  
      玩着玩着,游戏变得毫无意义起来。
  
      宋枭更感兴趣的则是驾驶穿梭舰。可惜他的穿梭舰还在奥兹·法恩的星舰里,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把它还回来。
  
      宋枭退出了云端,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
  
      “啊……啊……好无聊……”宋枭侧过脸,看着床边的那杯水,忽然想起了宋沛流的那句话。
  
      你是宋家最后的“火种”。
  
      屁嘞!
  
      宋枭用力地盯着水杯,在心里想象着水的流动,然后从杯中溢出。
  
      可惜,那杯水毫无反应。
  
      宋枭撇了撇嘴,自嘲地一笑:“我是宋家最后的火种。可惜我连一杯水都移动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宋枭感觉到一滴水滴落在了他的眼睫之上。
  
      怎么回事?
  
      宋枭用手指掠过自己的睫毛,指节上真的蹭上了一层薄薄的水。
  
      是房间的湿润度设置有误吗?
  
      宋枭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错啊!
  
      意识到什么的宋枭猛地坐起,取过了被子,里面的水还是满满的,一点也没有少。
  
      宋枭向刚才一样仔细用力地盯着水面看。
  
      半分钟过去了,水面依旧平静,而宋枭的眼睛却发酸。
  
      眼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宋枭抬起手将它抹开,悻悻然地将水杯放回原处。
  
      “搞什么啊……还以为自己忽然‘进化’了呢。都是因为宋沛流这家伙的胡言乱语!”
  
      可宋沛流的声音却从联络器里响起。
  
      “宋枭,奥兹来了。我这边有很多的客人,你去招待一下自己的朋友吧?”
  
      “我和奥兹·法恩可不是朋友!”
  
      “哦,好可惜啊,他把你的穿梭舰给送回来了。你确定不打开宋燃的房间接收吗?”
  
      宋枭的眼睛一亮,飞一般窜进了宋燃的房间,当墙壁缓缓升起的时候,宋枭远远看见几艘穿梭舰在夜幕中呈队列飞行,为首的那一艘正是他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