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39章 奥兹的条件

第39章 奥兹的条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么真遗憾。网”
  
      “或者,我和你联手,我们一起寻找‘崩裂’!而图利奥的事情,就当做从未发生过。你现在安然无恙不是吗?我想你的父亲也会赞成我的建议!”
  
      “如果我自己能设计研发最先进的系统,为什么要去追求已经过去的神话?”
  
      楚风顿住了。
  
      他没有想到奥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已经进入了我的星舰,是否做好了无法离开的准备?”
  
      奥兹开口问。
  
      “小子!你太狂妄了!”楚风的怒意顿然沸腾,“你想在这里杀了我吗?”
  
      偌大的会客厅里,空气开始回旋震动。
  
      楚风的守备军目标锁定了奥兹。
  
      “分解了这个小子!让我看看,到底是谁无法离开!”
  
      奥兹的发丝被气流卷起,拉扯着,几欲断裂。
  
      他的衣物上,微粒浮起,这是被分解的前兆。
  
      而楚风,则仰起了下巴,眼眸中毫无温度。
  
      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与其向奥兹·法恩示好请求原谅不如就此毁掉他,至少这还能坚固他与图利奥之间的合作关系。
  
      就在楚风一鼓作气分解奥兹的瞬间,强大的力量反噬而来。
  
      楚风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细胞不受控制地即将扩散,他费尽了全力才稳固了自己。
  
      气流席卷而来,仿佛要将他的脸都吹裂。
  
      他下意识抬手遮挡,一切却骤然静止。
  
      奥兹·法恩保持着闲适的坐姿,静静地看着他。
  
      “你就只有这一点本事吗?”
  
      楚风愣住了。他回过头来,发现自己所有带来的部下竟然全都消失了。
  
      不,他们是被奥兹分解了。
  
      恐惧的感觉如同崩裂的彗星,骤然压上他的心头,他的背脊冒汗,身体失重一般失去控制能力。
  
      他带来的,都是守备军中的精英,就这样全军覆没,对于楚风而言这不仅仅是沉重的打击,还意味着他真的要命丧于此了。
  
      事已至此,不如拼命一搏!
  
      就在这个时候,一艘巨大的星舰来到了“星云”的身侧。
  
      银黑色的表面在移动过程中光影也跟着发生微妙的变化,仿佛有星子流动起伏,恢弘却不失灵动。它是暗夜中的行者,悄无声息地靠近着“星云”。
  
      “星云”的系统向奥兹发出警告:“警告!警告!不明星舰接近,进入危险距离,已干扰我方t区至n区制动!”
  
      这就好比在黑暗中划了一根火柴,原本绝望的楚风心底燃起了一丝希望。
  
      能够干扰“星云”的制动,这说明对方的星舰绝不普通。一艘星舰接近另一艘星舰绝不可能像这样毫无预兆,只能说对方的星舰是潜行高手,擅长奇袭。
  
      而拥有这样的驾驶技巧的,楚风只能想到那个人。
  
      他下意识望向透明墙壁,仅能看见那艘星舰的尾翼,是“凝望”!
  
      除了“凝望”,他想象不到第二艘星舰拥有这样特别的螺旋式尾翼,能够在星爆中规避所有阻力,以最大动力脱离引力。可宋沛流不是还在边界吗?难道是有人通知他回来了?
  
      这时候,奥兹收到了来自宋沛流的登舰申请。
  
      “您好,奥兹·法恩阁下,我是‘凝望’的舰长宋沛流。我的接近没有恶意,只是我听说我的弟弟宋枭和你在一起。现在已经快到早餐时间了,我能接他去上课吗?”
  
      宋沛流的声音里充满成熟男人的醇厚与自信,没有咄咄逼人的锋芒,谦和却又让人能隐隐体会到他的实力,绝不敢轻举妄动。
  
      “允许登舰。”
  
      奥兹冷冷看了楚风一眼,起身离开了这间会客厅。
  
      良久,楚风才呼出一口气,他的背脊已经湿透了。他抬手按住自己的眼睛,心脏狂跳起来。
  
      已经多少年,他没有如此狼狈过了呢?
  
      奥兹走到了星舰的入口,看见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从“凝望”号走出,在天空中信步而来,脚下仿佛踏着夜色,周身流露出从容的风度。
  
      他踏入“星云”时,向奥兹颔首一笑。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亲自来接我。”
  
      宋沛流有着清俊的眉眼,他跟随在宋燃的身边多年,经历了数之不尽的大小战役,身上却没有丝毫杀气,相反儒雅得就像研究院里的学者。
  
      他不像楚风,带着大批的部下。他只有一个人。
  
      “我并没有您想象中的那么无礼。”
  
      奥兹的声音是冰凉的。
  
      宋沛流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星云”的内部格局。
  
      “你让我很惊讶,奥兹。你几乎完美地再现了‘崩裂’的内部。我不明白那些觊觎着‘崩裂’的人为怎么会看不到‘星云’的潜力。”
  
      “它只是像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崩裂’。两者的能量循环天壤之别,我离宋燃老师还差得很远。”
  
      “我很高兴听到你叫宋燃为‘老师’,所以我是否可以猜想,宋枭跟在你的身边是很安全的?”
  
      奥兹没有回答他,而是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卧室。
  
      房门滑开的瞬间,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和房间外部的冰冷天差地别。
  
      偌大的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
  
      床上蜷着某个人,卷在被子里,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宋沛流走到床边,低下头来,注视着宋枭的额头和鼻尖,唇上不自觉扬起一抹笑容,食指轻轻在宋枭的鼻头上点了点。
  
      “他睡觉的样子,和宋燃一模一样。”
  
      宋沛流的声音很轻,他的目光延伸得很远。
  
      “很抱歉,我没有见过老师睡着的样子。”
  
      宋沛流淡然一笑,转过身来:“宋枭从小就很会睡觉,哪怕是爆星雨都很难将他震醒。而宋燃总是说,小孩子睡觉睡的多,就会变得聪明……不过比起怀念过去,我有另外的事情要和你谈一谈,奥兹。”
  
      “是关于图利奥的吗?”
  
      奥兹眼中原本的温度在瞬间冷却下来。
  
      “我知道你遭遇了什么。有仇必报也是法恩家的行事风格。我听说,楚风也在‘星云’上?我想我们三个人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你想我放过楚风?”
  
      “是的。他死了,对你没有一点好处。这么多人看见他登上了‘星云’,可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他和图利奥联手暗算你。你杀了他,这将引发战争。”
  
      奥兹仰起了下巴,漠然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那又怎么样呢?我们不会输。”
  
      宋沛流笑了:“所以你确定你能赢过我吗?”
  
      “您确定您想要与我为敌吗?”
  
      他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少年的锐利与从容。
  
      “我确实不想。宋燃花了很多的精力来教导你,你会是个可怕的对手。”
  
      宋沛流笑了。从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料想到这个孩子会成长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奥兹在宋枭的身边坐下,手指没入宋枭的发丝之间,手腕折起一个柔和到与他冷峻表情截然相反的弧度,他抬起头来对宋沛流说:“你让我带走宋枭,我就放弃对楚风的报复。”
  
      “什么?”宋沛流目光一暗,温暖的空气也变得紧张起来。
  
      “楚风并不信任您,并且一直找机会想要除掉您。各个象限有势力的家族都在盯着宋枭,他们都想要通过宋枭找到‘崩裂’。您在第六象限边界的巡弋,真正想要保护的从来不是楚风这个领主,而是宋枭。但是你很快就无法保护他了。”奥兹用冰冷而平缓的语气陈述了事实。
  
      宋沛流笑了:“很有意思。你要带宋枭走,难道不是为了‘崩裂’吗?”
  
      “不是。”奥兹毫无回避地与宋沛流对视。
  
      他是坦荡的。
  
      “那是为了什么?”宋沛流问。
  
      “这是我的事。”奥兹的手从宋枭的脑袋缓缓滑到他的后颈,缓缓收拢,“阁下,答应我,宋枭会比现在安全。回绝我,你很清楚,他的结局是什么。”
  
      宋沛流明白奥兹的暗示。
  
      即便此刻宋沛流就在宋枭的身边,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阻止奥兹轻松地杀了他。但幸运的是,奥兹并不是真的要杀宋枭,他只是给宋沛流一个警示而已。可其潜入宋枭身边别有所图的人却不一定。
  
      “法恩家族一向看中承诺。但宋枭并不是我同意让你带走就可以。我必须让宋家大部分人都点头。但是在这之前,你是否能先放下与楚风之间的过节呢?如果宋家真的同意了,你也希望能平和地带着宋枭安然离开,对吧?”
  
      “当然。”
  
      奥兹起身,宋沛流跟在他的身后离开了房间。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让宋枭睡得这么沉。他好像耗费了很大的精力。”宋沛流问。
  
      “您不是说了吗?只要他睡着了,就算爆星雨也没有办法让他醒来。”
  
      当他们来到会客厅的时候,楚风已经不在了。
  
      “他溜的可真快。”宋沛流抿起了唇,目光依旧沉静,看不出是感叹还是嘲讽,“这样吧,宋枭我就带回去了。还有人在担心着他。据我所知,您父亲的舰队已经到达第六象限的边界,几个小时之后就会到达首都星。我会和楚风领主沟通,尽快修复两个象限之间的关系。”
  
      “不要忘记考虑我的提议。”
  
      “当然。晚安,奥兹。”
  
      离开“星云”的时候,宋沛流的眉头轻轻蹙了起来。
  
      他低下头来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宋枭,纤细的脖颈,柔软的发丝,任何人都能够轻易毁掉他。
  
      奥兹·法恩给他出了一道难题。但也是一道迟早要解决的难题。
  
      当宋枭再度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睡了整整一天一夜。
  
      “邵沉——邵沉——我饿了……”宋枭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就叫嚷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