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壤中文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息壤中文网 > 星际之崩裂王座 > 第24章 九年如一日

第24章 九年如一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喂,他是谁啊?”
  
      宋枭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好奇。lwxs520奥兹称他是“小孩”,那他的年纪就应该比奥兹要小一点。九年前的奥兹七岁,比他小太多的小孩根本没办法一起玩耍吧?
  
      这个“小孩”要是真的这么有天赋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星舰的“火种”,再差劲也是舵手、机械师或者狙击者了啊!
  
      “我怎么没有听说过除了你之外,还有十几岁的‘火种’或者狙击者、机械师或者舵手了啊?”
  
      奥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看书。
  
      “你不说会被我烦死的!我现在正无聊着呢!不知道答案我可是不会罢休的!”
  
      宋枭将手挡在电子书上,不断晃动。
  
      奥兹抬起手,利落地将宋枭的脑袋按了下去,宋枭的半边脸都快被对方压变形了。
  
      “喂!放开我啊!你这个混账!这里是我家!”
  
      宋枭挥舞着手,试图转动自己的脖子,但是他和奥兹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个等级,他怎么动也够不上对方。宋枭想要用双手抬起奥兹的胳膊,但一切徒劳无功,奥兹连发丝都没有颤动一下。
  
      “奥兹·法恩——这是你对待饲主的态度吗?”
  
      “你的脑袋真是九年如一日地毫无长进。”奥兹淡淡地开口。
  
      “什么?”宋枭想要看清楚奥兹的表情,但是这个角度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九年如一日啊?说的就好像你九年前见过我一样!”
  
      九年前,他宋枭才五岁……天天就是吃喝玩乐,哪里有机会见到奥兹·法恩这么高冷的“阁下”。
  
      一整个下午,宋枭都在努力要抬起自己的脑袋,再这样被压下去,脖子都要断了。
  
      “我说!你这么按着我看书,你不累吗?”宋枭放弃挣扎了。
  
      他知道就算奥兹·法恩放开他,他的脖子短时间内也无法拧正了。
  
      “我不累。”
  
      虽然还是冷冰冰的语调,但听在宋枭的耳朵里,怎么样都觉得奥兹的心情貌似很好?
  
      “我不跟你玩了!你快放开我!”
  
      “我从来没打算跟你玩。”
  
      “那你就放开我啊!我快喘不过气了!信不信我把口水流在这里!”
  
      “宋枭。”
  
      奥兹忽然念起了他的名字,那种神经被轻轻抚过的感觉再度拨乱了宋枭的心跳。
  
      “喂!不要乱叫我的名字!快点放开我!”
  
      “你还记不记得第一个教你下战棋的人?”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记得?不是我大哥宋燃,就是宋沛流吧!喂!你快放开我啊!”
  
      奥兹专注地看着电子书,完全没有理睬宋枭的意思了。
  
      既然拼不过你,我就不跟你拼了!反正也是被摁在床上,还不如睡觉呢!
  
      想到这里,宋枭干脆地闭上眼睛,放松了神经,就着这个不怎么舒坦地姿势睡着了过去。
  
      他刚才和奥兹下棋,精力高度集中,已经耗费了不少脑力,本来就想睡觉了。而且想睡就睡一向是他宋枭的独有的天赋,就是站着他都能睡着,别人还学不来呢。
  
      几分钟过去了,宋枭的呼吸变得缓慢而纤长。
  
      也许是感觉到被自己摁着的人已经没有反抗意识了,奥兹的视线从电子书上挪开,垂下眼帘,看着脑袋就抵着自己的腰睡得很香的宋枭。
  
      奥兹收回自己手的时候,手掌停留在半空中。宋枭不再感到压力,砸了砸嘴巴,翻了个身,摊开了手脚。
  
      奥兹长久地看着他,手掌缓缓落在宋枭的额头上,指尖轻轻地梳了梳他的发丝。
  
      宋枭这一觉睡的很沉,他梦见了自己小时候,盘着腿坐在床上。
  
      陪着他玩的小伙伴也坐在他的身边,对方的手里拿着一个雪泥馅饼,宋枭伸长了脖子就要去咬。
  
      但对方总能在他快要咬上去的时候把馅饼移开。
  
      宋枭怒了,直接按住对方的手,一口把馅饼咬下去一大半。
  
      雪泥馅挤了出来,沾了他一脸都是。
  
      对方的手指抹开了宋枭脸上的馅泥,宋枭眯着眼睛坏笑,看着对方漂亮的手指在空气中摊开,纯白色的微粒离开了他的指间,弥漫在空气里。
  
      宋枭的鼻间都是食物的味道。
  
      他仰着头,闭上眼睛嗅着,说:好想把这间房间都吃下去啊!
  
      对方揉了揉他的脑袋:你想吃的东西怎么这么多。
  
      那是一个亚瑟,而且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能很自如地操控自己的能力……他童年的玩伴里面如果有亚瑟,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他的名字是什么?
  
      越是用力,就越想不起来!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几乎是横在床上,脑袋的下面竟然垫了一个枕头。他仰了仰下巴,发现奥兹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睡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宋枭是不会有内疚之意的,奥兹也可以像他一样横过来睡啊!
  
      当然……床的宽度好像不大够,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